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1-52835379

站内公告: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1-52835379

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问答 >

赢了诉讼 兑付却困难重重!诺亚财富再次“踩雷

2020-07-28 02:51

6月2日, 誉衡药业 公告,控股股东誉衡集团所持公司约1.05亿股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并且已成交。2019年以来,誉衡集团的股权已多次被司法拍卖及冻结,而造成股权多次被冻结及司法拍卖,除了接连“踩雷”导致的资信水准下滑,其或还与三年前的誉衡药业收购 信邦制药 有关。

这起30亿元收购案,将诺亚财富、渤海银行、共青城磐晖、誉衡集团等多家企业牵连进来,而如今参与进来的这些机构,都面临一个相同的问题,当年的投资款在三年后到期却无法兑付。

其中作为中间级的芜湖歌斐资产旗下私募股权基金创世安霖基金在4月到期无法按合同兑付给投资者,此次创世安霖基金涉及数百名投资者。

作为财富管理头部企业的诺亚财富近年来颇为“水逆”,自2014年以来,诺亚财富分别踩雷了景泰基金挪用资金、悦榕基金烂尾事件、辉山乳业、乐视网、承兴国际等多个项目,甚至在今年3月,踩雷口袋科技,延期兑付。

多起踩雷事件,也让投资者质疑一家头部财富管理机构为何频频踩雷,诺亚财富的风控在哪里?资产管理专业性在哪里?

2017年5月10日,信邦制药公告称,实控人张观福将以每股8.424元价格,将其所持信邦制药约3.59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1.04%出售给誉衡药业实控人朱吉满、白莉惠夫妇,交易总价约30亿元。朱吉满由此成为这两家医药上市公司的实控人。

而并购所需的资金则来源于誉衡药业实控人夫妇为主筹集的并购基金“创世安霖基金”。资料显示,该并购基金整体规模为46.6亿元,其中由渤海银行通过 华西证券 设立华西证券汇智1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华西证券汇智1号”)参与优先级投资,出资总计30.6亿元;共青城磐晖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共青城磐晖”)参与中间级,出资8亿元,其中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私募股权基金创世安霖基金(一号、二号)出资5亿元,北京磐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磐晟磐瀚投资基金一号出资3亿。

作为实控人出资方,上海乾临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参与劣后级,出资8亿元,上海乾临是誉衡集团全资子公司。

据悉,共青城磐旭基金的运营和管理,主要由北京磐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最终整个共青城磐旭并购基金通过中信信托的单一信托计划参与标的公司信邦制药控制权的收购。

并购基金成立之际,磐晖合伙企业、上海乾临与华西证券(资管计划资金来自渤海银行)分别于2017年4月签署《共青城磐旭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之有限合伙协议》(下称“《合伙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其中补充协议要求誉衡集团及实控人朱吉满及其配偶白莉惠对基金承担差额补足责任。

创世安霖基金成立于2017年4月,产品期限三年,由诺亚旗下的歌斐资产负责管理。该产品通过投资磐晖投资,间接参与并购基金份额,最终的资金投向是誉衡集团收购信邦制药项目。按照合同相关条款的描述,该产品的预期收益率申购额100万元以上,年化9.3%,以后按照每年递增0.5%递增,半年付息一次。

创世安霖基金产品已于2020年4月到期,未能如约实现兑付。据投资者表述,他们在2017年接触该私募产品时,跟他们说的是类固定收益,在诺亚的APP后台里,也是将该产品归类于类固定收益产品,不过最近,他们将其移出类固收一类。

据证券时报报道,创世安霖二号私募投资基金这个产品,从一开始,就是固定收益的管理团队从总部到各个城市铺开销售。

中国基金业协会网站资料显示,创世安霖二号私募投资基金的备案类型为股权投资基金。按照投资者的表述,诺亚财富宣称是类固定收益产品,而股权投资基金的风险显然大于固定收益。这在一定程度上有误导投资者之意。

2017年,誉衡集团通过并购基金资金取得信邦制药的控股权后,信邦制药并没有按照誉衡集团的预期发展。

收购之后,信邦制药股价经历短暂上涨后就开始一路下跌。从最高的10元/股左右下跌至2020年6月4日收盘的4.5元/股,股价已经腰斩;同样,誉衡药业也从7.5元/股下跌到如今的3元/股。

或许是股价的下跌导致了担保品价值不足,各债权人在触发违约条款后纷纷对誉衡集团持有的各项资产进行了司法冻结等保全措施。据悉,2018年2月之后,朱吉满通过誉衡集团以及西藏誉曦持有的誉衡药业和信邦制药股权,遭司法轮侯冻结。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2018年6月20日基金收益预分配日前后,誉衡集团因资金周转困难导致收益分配违约。磐晖投资提起诉讼要求誉衡集团及朱吉满夫妇支付创世安霖基金2017年12月21日至2018年6月20日的投资收益,并为此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

根据《信托资金贷款合同》的约定,誉衡集团支付第三次利息的结息日为2018年6月20日。但是,2018年6月19日,誉衡集团发出《誉衡集团关于申请延期付款的函》,表示由于誉衡集团流动资金紧张,无法按时付款。

2018年6月20日,磐晖投资向誉衡集团、朱吉满、白莉惠发出《关于要求你方履行〈差额补足及回购协议〉项下支付基金份额回购款的通知函》,要求誉衡集团、朱吉满、白莉惠对磐晖投资持有的磐旭合伙企业的全部基金份额进行回购并立即支付回购价款8.55亿元。

2019年5月31日,判决结果表示被告哈尔滨誉衡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磐晖投资支付基金份额回购价款8.63亿元。

截止2020年6月4日,并购基金所取得的质押物市值合计不足20亿元,远低于并购基金46.6亿的规模,而抵押物市值连优先级30.6亿的本金都不能覆盖。对于仅持有中间级份额的诺亚财富创世安霖基金投资人而言,实在不妙。

虽然抵押物不能覆盖,但是协议中誉衡集团及实控人朱吉满及其配偶白莉惠对基金承担差额补足责任。

不过,目前誉衡集团绝大部分资产已经被债权人司法冻结,丧失了流动性。而旗下上市公司誉衡药业2019年也发生巨额亏损,亏损高达26.62亿。誉衡集团及实控人朱吉满及其配偶白莉惠差额补足似乎也变得艰难。

官网资料显示,诺亚财富由原湘财证券高管汪静波于2003年创立。2007年获红杉资本注资,2010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是国内具有规模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截止2019年四季度,已经为客户配置达6867亿资产。诺亚财富集团的平台也包括资产管理公司歌斐资产,歌斐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702亿。

从资料可以看出,诺亚财富是行业内的头部企业。然而这样一家资产规模庞大的财富管理集团却频频发生踩雷事件,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相关资料显示,2014年,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发行、诺亚支持募集的景泰基金在运营中出现问题,被管理人景泰管理公司诈骗挪用。事发后诺亚报警立案,最终,两名被告因合同诈骗罪,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十年有期徒刑,并分别被罚500万元和300万元。

据了解,2010年,数名投资者共出资约10.7亿元人民币,投资了“悦榕基金”的私募股权基金。6年后,该项目既没有完成IPO,也没取得预期收益。对此,诺亚财富给出的理由是:在基金运营期间,部分开发项目由于管理等因素,导致基金退出出现挑战。最终,在2017年底,该项目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退出,悦榕中国基金的退出净值超1.3倍。

2017年3月,诺亚财富又一次踩雷辉山乳业信用债。诺亚财富旗下歌斐资产代销的5.46亿元的信用债权出现无法兑付难题。

不过,接二连三的问题没有影响诺亚财富的踩雷节奏。在警示踩雷辉山乳业的四个月后,诺亚财富再次陷入了乐视危局。

2017年7月,诺亚财富公告称,旗下歌斐资产的歌斐创世鑫根并购基金投向乐视23亿元,担保措施为乐视网和贾跃亭个人的回购连带担保,如今这笔资金恐怕只能计提“减值损失”。

2019年7月,承兴控股董事长罗静被捕后,一个更大的雷被爆出:歌斐资产管理的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提供供应链融资,发行了多只基金产品,涉及总额高达34亿元。

2020年3月11日,诺亚财富旗下的歌斐资产发表声明称:因底层资产口袋科技遭遇风险、主营业务受挫,公司依据基金合同和底层基金安排,对基金存续期限做相应延长两年的安排。

作为一家大型的财富管理机构,诺亚财富近年频繁踩雷,早已暴露了诺亚财富风控能力存在问题,资产管理专业性受到投资者质疑。

地址: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电话:021-52835379     传真:021-52835322
版权所有Copyright @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沪ICP备01384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