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1-52835379

站内公告: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1-52835379

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问答 >

做法援律师让我找到自身价值

2020-06-23 02:24

2019年8月,我受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为一对在车祸中失去父亲的未成年姐妹提供法律援助。

两姐妹的父亲贺某在交通事故中被撞身亡,法院一审判决肇事者赔偿166万元。肇事者不服上诉,要求少赔100万元,理由是死者为农村户口,应按农村标准赔偿。他的算盘打得很精明,如果法院二审支持了他,那剩下的60多万元由保险公司赔就够了,他不用出一分钱。

肇事者的冷漠让贺某的家人既气愤又担忧。失去了顶梁柱,赔偿金就是今后生活的支撑,如果法院改判,一家人的生活将难以为继。

案件的争议焦点在赔偿金的计算标准,到底是按城镇标准还是农村标准,我决心为贺某的家人讨个公道。

为此,我多次去法院阅卷,还去了贺某户籍地的村委会,拿到了村委会开具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委托书。这份委托书可以证明,贺某原有的1.5亩承包土地已于2012年全部流转平原造林。虽然贺某的户籍登记地在农村,但他的土地被征用,也不在农村生活工作,属于“人户分离”的失地农民。此外,我还调取了贺某的微信交易记录以及其他证明,证明贺某主要收入来源是在外经营美容美发业务。

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法院最终采纳了我的代理意见,判决驳回肇事者的上诉,维持原判。尘埃落定,望着两姐妹噙满泪花的双眼,我深感法律援助工作意义重大。

从那以后,我代理每一起法律援助案件时,仿佛都能看到案件当事人企盼的眼神,也都会投入百分之百的精力。我知道,很多时候,法律援助就是他们唯一的指望。这让我对律师工作也有了新的认识,法律不是冷冰冰的,其中包含着无疆大爱。

如今,我每月都会到北京“12348”公共法律服务热线值班。来电者大多是困难群体,工伤赔偿、医疗纠纷、家庭暴力、劳动争议纠纷等法律难题困惑着他们。对他们来说,我的每一次法律咨询解答,也许都会使其少走弯路、避免被拒之门外。

法律援助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我一个人的力量虽然有限,但我有一分光,就要发一分热,我将继续参与法律援助这项“有爱”的工作。

都说记者笔下有财产万千,记者笔下有人命关天。法律援助承办律师的职责又何尝不是如此?在与法律援助律师徐伟贤的交谈中,我们都对自己职业的意义作出了思考。

灾祸无情,法援有爱。“在贫弱者陷入绝境时,法律援助就是那一扇窗。”徐伟贤说,来自受援人的信任和对自己付出的肯定,给她带来了欣喜和满足感,做法律援助律师让她找到了自身价值。

地址: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电话:021-52835379     传真:021-52835322
版权所有Copyright @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沪ICP备01384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