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1-52835379

站内公告: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1-52835379

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问答 >

西安:进小区的外卖骑手须交50元,月的卫生费,

2020-03-26 11:14

来源:2020-03-23 22:57 华商网讯:自2019年11月1日起,甘家寨小区规定了快递三轮车进入需按2元/次的标准交纳门禁管理费;2020年3月23日,甘家寨小区针对进入的外卖电动车,规定按照50元/月的标准收取所谓的“卫生费”,律师称居委会单方收费不合法,巧立名目收取“卫生费”无法律依据。

公开资料显示:甘家寨小区位于西安市科技二路;开发商:西安城乡规划管理科;物业类型:公寓;绿化率:30%;竣工时间:2012年;物业公司:西安高科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物业费:1.00元/㎡/月;行政:属于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道管辖。

3月23日起,华商报新闻热线陆续接到多位外卖骑手来电反映,称位于西安市科技二路的甘家寨小区做出了一个不合理的规定:自3月23日起,外卖小哥若骑车进入小区取餐、送餐,必须按50元/月的标准交纳“卫生费”,否则不准进入。

张乐今年28岁,是一名外卖骑手。为方便工作,他已经在甘家寨小区租住多年:“近日,社区突然发出通知,称租住小区内的外卖骑手骑车进出送餐、取餐需要按50元/月的收费标准交纳费用,否则一律禁止进小区。”张乐说,不少外卖骑手都是小区的租户,一码通也显示为‘绿色’,但是你如果不交钱,就被拒绝进小区。

外卖骑手周先生不是小区租户,他曾在小区跑过很长时间的外卖。他表示因为甘家寨小区内餐馆众多,这是第一次被通知进出小区需要交钱,“50元/月,如同‘过路费’,否则外卖车和外卖箱无法进入,只能由商家送出或我们步行自取。”周先生说,外卖订单都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此一来,这里的商家和外卖骑手都无法保证外卖按时进行配送。

3月23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来到甘家寨小区进行走访,看到东区东一门有不少外卖骑手都将车停放在大门外道路上,有的正在休息,有的则准备配送订单。大门处的岗亭和围墙上张贴着几张醒目《通知》显示:“自2020年3月23日起,本社区将对外卖电动车按照50元/月的标准进行收费。落款为甘家寨社区居委会”,另外社区规定电动车等非机动车辆只能从该入口进出。

记者现场乘坐了一名外卖骑手的电动车,准备进入东一门前时,被值守的社区工作人员拦下,称无论是小区内外卖租户还是外来的外卖骑手,进出小区需交纳50元/月的费用。据该位工作人员解释称:“主要目的是为了控制外卖骑手数量,避免小区内经常出现的骑手扎堆甚至撞人的情况。”

记者得知,在交纳了50元/月费用,并登记个人信息后,社区工作人员向外卖骑手提供一张显示时间为2020年4月份,印有“甘家寨社区外卖车月费”的贴纸,同时开具了一张印有“西安市雁塔区丈八街道办事处甘家寨社区居民委员会财务专用章”的收费单据。

而记者注意到,因为甘家寨小区内快递网点较多,从去年11月1日起,社区针对快递三轮车进入收取2元/次的“门禁管理费”,曾引起大多数快递员的不满。

当日16:00时许,记者进入小区后观察到,甘家寨小区内住宅楼共分3排,每排约为30栋楼,每栋楼共3层高,小区内楼宇密集,遍布着大量的餐馆、民宿、便利店等商铺,其中一层以餐饮商铺为主。

不少按规定交纳费用的外卖骑手已进入小区,有人聚在一起聊天,有人则坐在车上休息。随着饭点的来临,他们马上忙碌起来,“我是靠送外卖维持生计的,虽然觉得社区收钱不合理,但也没办法,自己的工作不能耽误。”一位外卖骑手告诉记者。

走访中,多位餐饮店老板告诉记者,他们并不赞同社区居委会收取外卖骑手“月费”的做法,很多骑手无法进来,他们得知这里收费后,也不愿意进来……因为收费,不少外卖订单都存在超时配送的现象,商家和骑手声誉和生意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一位主打外卖的餐饮店老板告诉记者:“我们每天中午有100多单外卖,外卖骑手进不来,我们只能专门腾出人手去小区门外递餐,效率很慢不说,还很耽误时间。”老板说,长期以往,肯定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意。

为此,记者采访了甘家寨社区居民委员会,社区主任陈战旗告诉记者,收取50元/月的费用为“卫生费”,目前只针对小区内租住的外卖骑手收取,“小区内老人与小孩多,外卖骑手多,此前他们经常在小区道路上横冲直撞,或聚集打牌饮酒,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主要想对他们起到约束作用,而目的不是收钱。”

陈战旗说,正常代步上下班的电动车不收费,主要是针对外卖以及一些骑手。希望通过这样的做法,尽量减少外卖骑手的进出。3月23日,记者也向辖区丈八街道办反映了此情况,工作人员则表示,待核实情况后,再予以回复。

根据《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居民委员会是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居民委员会的的性质和任务决定了其只是对内服务辖区的居民,而办理本居住地区公益事业所需的费用,经居民会议讨论决定,可以根据自愿原则向居民筹集,也可以向本居住地区的受益单位筹集,但是必须经受益单位同意;收支账目应当及时公布,接受居民监督。

针对甘家寨小区向外卖骑手进出收取费用一事,北京市京师(西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国元认为:甘家寨社区居民委员会在未征得外卖骑手的同意的情况下,单方收取费用是不合法的;其次,卫生费的收取应当由当地的工商物价局审批定价,由人民政府进行公告后,然后再由当地环卫清洁管理部门进行收取。

而甘家寨社区居民委员会并非“卫生费”的收费主体,他们擅自收取的所谓的50元/月的“卫生费”没有收费依据,缺乏政府相关文件。租户或商家在物业费中已按照相应的收费标准缴纳了卫生费,而单独针对外卖骑手收取 “卫生费”没有法律依据。

王国元律师认为:如果小区为方便管理,约束外卖骑手行为,可通过制定《居民公约》来达到相应的管理和约束之目的,督促包括外卖骑手在内的居住的人员,遵守居民会议的决议和居民公约,社区居委会无权进行没有依据的违法收费。

原标题:《送餐员进甘家寨小区须交50元“过路费”社区称为约束骑手车速》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华商报;记者:于震。

地址: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电话:021-52835379     传真:021-52835322
版权所有Copyright @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沪ICP备01384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