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1-52835379

站内公告: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1-52835379

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15岁名牌高中女生,疑陷害精英律师母亲,背后真

2020-06-10 13:13

青岛一位45岁的女律师张灵(化名)被人勒死于家中,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最大的嫌疑人是张灵15岁的女儿瑶瑶(化名)。

在公安局工作人员向媒体透露的消息中,瑶瑶把张灵勒死后,将尸体藏于行李箱中。从张灵死亡到被警方发现,瑶瑶与死去的母亲已经单独相处了两天一夜。

意外发生后,张灵的一位朋友接受了《新京报》的采访。以下有关新闻细节,整理自《新京报》的报道。

张灵的这位朋友表示,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时非常震惊,但回想以往张灵和瑶瑶相处的点滴,又感觉悲剧似乎早有征兆。

为了女儿,张灵可谓是倾尽全力。她每天脑子里想的大多是怎样把女儿培养好,怎样多挣钱,让孩子生活得好一些,根本不考虑再婚的事情。

张灵对女儿的要求是:学习成绩必须在前5名,最好前3名,大学必须去清华、北大或者复旦这样的名校。

瑶瑶不愿意按照妈妈的思路做,张灵就觉得女儿“不听话”;学校要求午睡,瑶瑶有时候睡不着,去和同学聊天,或者自己跑步,张灵却非要孩子午睡;饭桌上有人敬酒,瑶瑶没反应,张灵就教训女儿,说她“不懂礼貌”。

甚至瑶瑶在学校交朋友,张灵都会去打听对方孩子的背景情况。别的孩子感觉被侵犯隐私,就不愿意跟瑶瑶玩了。对此,瑶瑶意见很大。

对于这些事,张灵不认为自己做得不合理,她总说:“你是我的女儿,是我把你养大的,我吃的苦太多了、经历的太多了,你必须听我的。”

瑶瑶曾经跟张灵的朋友聊天时有过这样的表达:假如让我自己选妈妈,我就不要这个妈妈了。

瑶瑶还跟母亲这样说过:你看人家的妈妈,虽然物质条件没这么好,但是人家很快乐。你呢?虽然给了我这么多,但从来都是吃、穿、用这些,从不问问我在想什么,从不考虑我的精神感受。

武志红在《为何家会伤人》一书中说:“父母的职责是用爱给孩子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但至于如何探索世界,那是孩子的自由。”

据说瑶瑶曾经跟父亲的关系还不错,且父亲认为,孩子不能只想着学习,也要过得快乐。但张灵却因为育儿观念的冲突,从此不允许瑶瑶见父亲。

讲的是40岁单亲妈妈郭建波带着女儿婉婷,和母亲纪明岚一起生活的故事。而纪明岚就是一位控制型的妈妈。

纪明岚年轻的时候想嫁一个城里人,因此和一个不爱的男人结婚。在她的口中,丈夫是一个无耻的流氓。

婚姻的失败,生活的艰辛,都让纪明岚把一切矛盾都对准了自己的女儿郭建波,哪怕这个女儿已经40岁。

她一直不理解郭建波报社的工作,聊起来就是一顿讽刺:“国家养你,还报道国家的不好,没良心!”

有一天,刚下班的郭建波回到家里,母亲正和一帮人在排练大合唱,郭建波无处可待,便躲到窗台边抽烟,母亲随之破口大骂:“这么多人呢?还在抽烟!有毛病!”

郭建波听了,也不反驳,她只是转身把烟头摁灭在母亲刚擀的饺子皮上,又把水阀打开,任水蔓延到客厅,无声地终止了母亲的排练。

儿时有关父亲的记忆,或许是郭建波心里唯一温柔的角落了。但因纪明岚厌恶丈夫,所以将郭建波仅留的一点与父亲的回忆,用火烧了。

纪明岚控制到怎样变态的程度呢?她不仅要求女儿承受自己的所有负面情绪,还要女儿最好能在自己快乐的时候,也要与自己同步。

那天,参加同学聚会回家,纪明岚高兴地拉起孙女婉婷跳舞,郭建波从房间出来到厨房拿牛奶,一脸平静。

这个可怜的母亲,内在虚弱且缺乏安全感。她希望有所控制。而能够被控制的对象实在有限,女儿就成为最佳控制对象。

我见过太多紧张的亲子关系。而假如我们仔细去观察,一定会发现:那些一直在对抗父母的孩子,他们大部分都是走不出去的。

因为父母拖拽着他们,所以他们没法飞出去。因为没法飞出去,所以他们不得不跟父母胶着在一起、爱恨厮杀,直到他们再也没有精力、没有能力离开了。

我承认,任何恶行都该得到应有的惩罚。也无意于为任何杀人犯寻找借口。只是想告诉所有人一个事实:过度控制的关系,真的太容易走向毁灭的结局。

《春潮》中的郭建波,就明显有回避型人格。在妈妈面前,她从不正面回击。她收回自己的情感,压抑掉自己的需要,如同行尸一般生活在母亲身边。

唯独一次,她吐露了心声,还是母亲生病昏迷的时候:“你想让我找一个好男人,有家,过体面的生活,我不,我就要你看见我现在的样子!”

想起高晓松说过的一句话:“我好为中国的父母悲哀,仿佛他们都没有自己独立的生活、独立的人格,他们不配有自己的亲密关系,就只能和孩子相濡以沫。”

假如“从小缺爱”的张灵,抑或早年不幸的纪明岚,能够把关注的目光多放一点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把全部的爱恨都寄托到孩子身上,事情的结局应该绝不至于那么悲惨。

心理学的定律总是扎心的:当父母过得不好,孩子很难好起来;当父母连自己都不爱,根本没法给到孩子真正的爱。

其次,育儿中,我们要学会对自己的控制欲喊停。譬如,有情绪失控和过分掌控孩子的冲动出现,最好立马离开,找其他人介入进来。

纪伯伦在诗中写道:“你的孩子,其实不是你的孩子,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他们通过你来到这个世界,却非因你而来,他们在你身边,却并不属于你。”

在通往成长的这条路上,驾驶的方向应该由孩子自己把握,父母能做的,只是在孩子面临分岔路口时,给予引导和建议,而不是抢过方向盘代替孩子。

地址: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电话:021-52835379     传真:021-52835322
版权所有Copyright @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沪ICP备01384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