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1-52835379

站内公告: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1-52835379

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常识 >

律师因案件需要可查公民十项户籍信息 派出所有

2020-06-05 12:33

近日,福建省公安厅、司法厅联合印发《福建省律师查询公民户籍信息工作规范(试行)》(下称《规范》)。《规范》提出,律师因代理诉讼案件和仲裁案件的需要,可凭借加盖事务所印章的介绍信、案件代理授权委托书和律师执业证,向派出所申请查询公民姓名、性别、出生日期、民族、公民身份号码、照片等十项户籍信息。

隐私护卫队注意到,安徽、山东等多地也有类似规定。在此前审结的一起行政诉讼中,沈阳某派出所因拒绝向律师提供公民信息,被法院认定为行政不作为。但也有观点认为,上述规定赋予律师的权限过大。

根据《规范》,如果律师提供的申请材料齐全、符合要求,派出所应当予以受理,并当场反馈结果,交出相应的公民个人信息,不得以电子文档、截图、拍照等形式反馈查询结果。

事实上,相关实践已经在此前的判决中出现过。在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审结的一起行政诉讼中,派出所因拒绝向律师提供公民信息,被法院认定为行政不作为。

2018年10月,辽宁省盛恒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吴云涛在代理一起遗产纠纷案时,准备了介绍信、律师证原件、委托人委托书等材料,向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沈水湾派出所申请查询案件相关人的个人信息。

结果派出所工作人员以没有向单位、个人提供他人信息的义务,以及只有法院有权调查公民个人信息为由,拒绝了吴云涛的申请。因此,吴云涛将派出所告上法庭。

据了解,《律师法》规定受委托律师自行调查取证的,凭律师执业证书和律师事务所证明,可以向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调查与承办的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吴云涛认为凭此规定,派出所应支持律师提出的申请。

而派出所认为,《律师法》只是规定了律师的权利,并未规定受理单位的义务;并且,未经被收集者同意,将合法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交给他人违反《刑法》的相关规定。基于上述情况,派出所无权将个人信息“泄露”给他人。

最终,法院认为律师提供了调取信息所需的证明材料,符合法律规定,派出所依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不属于非法“泄露”,其拒绝律师申请的行为属于行政不作为。

隐私护卫队注意到,无论是《规范》里要求律师准备的材料,还是案例中吴云涛准备的材料,都不包含法院开具的相关证明。对此,有观点认为,还需在材料中增加立案证明或法院调查令。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指出,户籍信息属于公民的敏感信息。在未立案的情况下,仅凭加盖事务所印章的介绍信、案件代理授权委托书和律师执业证就能向派出所查询案件相关人员的信息,“律师的权限稍微偏大”。

她解释说,这些材料由单方面准备,一方面比较容易提供,另一方面也容易造假。“如果是在立案的情况下,律师查询信息时需增加携带立案证明或其他法院开具的相关材料。”

他表示,这是为了便利诉讼权的行使而做出的制度安排,尤其在起诉阶段需查明被告人信息的情况下,如果需要取得法院的相关证明,可能对诉讼权的行使构成过度的限制。

其次,律师取得信息是具有目的限定性的,只能在当事人委托的范围内使用,并负有相应的义务,不得泄露个人信息。不过毕洪海也强调,应防范律师违反规定帮助别人申请个人信息并以此牟利。

“如果律师将获取的公民信息泄露给他人,应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一位律师对隐私护卫队说。

多位专家对隐私护卫队表示,一般情况下,律师向派出所申请查询公民户籍信息发生在准备立案材料的时候。

《民事诉讼法》规定,原告起诉时应提供被告的姓名、性别、工作单位、住所等信息,足以使被告与他人相区别。最高法曾在答复网友信件时解释称,只要原告提供的被告的信息能与他人相区别,即使没有被告的身份证号,法院也应该依法登记立案。

对于《规范》规定的“律师可向派出所申请查询公民的姓名、常住户口登记地址等十项信息”,有观点认为查询范围太大。

毕洪海表示,披露范围是否过大应考虑规范的目的,并且这些信息都有可能是案件中需要或必要的信息,比如离婚诉讼案件中,可能需要查询户籍注销(迁出)日期、注销(迁出)原因等信息。

有律师对隐私护卫队表示,《规范》列举的信息包含了各种情况下可能用到的信息,但并不意味着律师可以随便调取。他解释,派出所会审核律师提交的申请材料,应该不会批准与案件无关的信息。

地址: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电话:021-52835379     传真:021-52835322
版权所有Copyright @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沪ICP备01384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