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service tel

021-52835379

站内公告: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欢迎你

021-52835379

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当前位置: 主页 > 成功案例 > 案例2 >

广西奸杀10岁女童案死刑改判死缓引争议 律师解

2020-05-17 10:23

近日发生在2018年10月间一起广西男子奸杀10岁女童案再次引发网络热议,凶手从一审被判处死刑,到今年3月因“自首情节”二审被改判死缓,有网友认为该凶手竟然能从如此恶劣的案件里“免死”,表示无法接受。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决定对此案调卷审查。那么如何从法理层面认知该案件,一审二审中的量刑是否存在商榷之处,最高法的介入将会给该案带来哪些改变?为此交汇点专访江苏维世德律师事务所律师梁三利博士。

根据判决书显示,2018年10月4日12时许,时年29岁的广西男子杨某遇到了外出售卖百香果的10岁女童小燕,产生奸淫念头。杨某守在小燕回家路途中的一处竹丛,当小燕经过时将其抱走,并强行脱下小燕的裤子,小燕反抗过程中被杨某掐住颈部直至昏迷,随后被装入蛇皮口袋带入附近某山岭。

小燕苏醒后企图爬出口袋,但再一次被杨某掐住颈部,杨某用刀刺伤了小燕的双眼及颈部,并对其进行奸淫,拿走其32元钱。而后,杨某再次将小燕装入蛇皮袋,通过滚、搬等方式带下山岭,放进一水坑中浸泡,浸泡一段时间后,杨某将小燕抛弃在一处山坡后离开现场。2018年10月6日,杨某到当地派出所投案自首。

经鉴定,小燕被强暴伤害过程中胃内容物反流进入气管和支气管,另外,气管被锐器刺破,气管外周围血管损伤出血,血液直接流入气管、支气管,导致小燕机械性窒息而死亡。

梁三利博士对该案的一审二审的判决研究后认为,一二审法院仅认定的强奸罪名还不够,该案还存在故意伤害行为而导致被害人死亡的后果。

不过有法律界人士认为这些行为与强奸的暴力行为构成牵连犯,所以法院“择一重罪处罚”,仅仅以强奸罪论处,于法有据。

梁三利博士认为,本案被告人“用刀刺伤了小燕的双眼及颈部”与“气管被锐器刺破”的故意伤害行为而导致被害人死亡的后果,并非是强奸行为的直接后果,而是故意伤害的后果,应当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予以定罪量刑,被告人同时也实施了强奸行为,应当以强奸罪定罪。

在梁三利博士看来,如果确认故意伤害罪等其他罪名,就应当按照刑法有关数罪并罚的规定来确定量刑,无疑将加重量刑标准,“尤其是对于死刑的案件,也会影响到法院在立即执行还是缓期两年执行的因素。”梁三利表示。

从一审判处死刑到二审改判死缓,“自首情节”无疑在该案的审判中成为关键因素,也是引发网络争议的聚焦点,甚至有网友认为自首是“免死金牌”。实际上,在一审法院在判决时,因为犯罪性质和危害程度,法院对凶手自首情节不予从轻处罚,但二审则认为凶手自首对案件侦破起到至关重要作用,依法改判。

“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梁三利博士说,刑法里的“可以”不是应当,“是一般从宽、从轻或减轻,但也可以根据案情不予从宽。”

梁三利表示,该案从死刑改判死缓,在司法实践中二者属于生与死的区别。“所以上下级法院对同一案件裁量权的行使更应慎重。”梁三利认为,二审法院应当“尊让”一审的司法裁量,“所谓‘尊让’就是对于相同事实的裁量权的行使,二审一般应当予以维持。”梁三利解释。

梁三利介绍,只有三种情况,二审必须要履行充分的理由说明后,才能以自己裁量权代替(变更)一审裁量权。(一)一审司法裁量权行使与已经建立的裁量权惯例不构成明显的冲突;(二)一审司法裁量权行使明显违背明确的裁量权实体适用规则时;(三)一审司法裁量权明显不当,达致显失公正之地步。

“具体到本案,二审法院改判的理由并不充分,而且似乎也不属于不予尊让的三种情形,从这个意义上讲,二审的改判似乎于法无据。”梁三利认为。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经研究决定,对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终审的杨某强奸一案调卷审查。梁三利向交汇点记者表示,实际上按照我国刑事诉讼制度规定,人民法院审判案件实行两审终审制,广西高级人民法院的改判,意味着就是终审裁判。

梁三利博士说,最高人民法院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但提审或指令人民法院再审的条件是发现确有错误。

“调卷审查是为了核实广西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裁判是否属于确有错误,是对舆情的一种积极的回应姿态。”梁三利强调,调卷审查并不是再审,也不可以认为本案一定进入审判监督程序。

“尊重司法是法治国家的基本要求,也是法治社会的重要标志。对于广西一二审的裁判,我们都应本着理性态度予以尊重。”梁三利表示,“如果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审查后认为,二审明显不当的,可以决定重新审判,做出再审决定书,予以提审或指令广西高级人民法院再审。”

梁三利认为,针对这类社会关注高的热点案件,民众对案件的关注并不能简单说就是舆论干预司法,实际上理性的探讨与符合法治精神、原则的司法介入,恰恰是司法民主的体现。

“至于定罪量刑是否会改变,需要根据是否会进入重新审判和具体案情决定。”梁三利表示,对于舆情之中的案件,最高法会尊崇“有错必纠原则”,如果法院予以提审或指令再审,一般就是意味着原裁判确有错误。

地址:上海恒丰路600号机电大厦    电话:021-52835379     传真:021-52835322
版权所有Copyright @ 上海安能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沪ICP备01384876